摘要:

  相比起雷声不断的2018年下半年,2019年上半年让不少债券从业人士都感觉“缓了一口气”。Wind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信用债市场总计96只债券违约,涉及金额668亿元,相较去年下半年下降三成有余。

  分析人士指出,尽管市场违约节奏整体较去年下半年放缓,但受到回售高峰、刚兑打破等因素影响,2019年上半年违约数量和规模仍居历史高位,流动性压力大的企业风险犹存,未来仍需重点关注其偿债缺口。

  资料图。中新经纬 熊家丽 摄

  3A级债券也违约

  上半年违约主体中,上海华信国际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沪华信”)和中国民生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称“中民投”)发行债券时的主体评级和相关债项评级均为“AAA”。

  一般来说,在评级公司的评级体系中,“AAA”意味着企业偿还债务的能力极强,基本不受不利经济环境的影响,违约风险极低。

  公开数据显示,沪华信旗下目前违约债券数量多达13只,违约金额高达263.73亿元,违约数量和金额均居市场前列。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中民投的最新主体评级仍为AAA,评级机构为上海新世纪资信评估投资服务有限公司。

  上市公司不再是“金钟罩”

  近年来,债券市场整体信用风险增加,向上市公司蔓延,上市公司违约规模与新增违约上市主体数量均大幅上涨。从上半年新增违约主体来看,有8家为上市公司,包括北讯集团、腾邦集团、金洲慈航、东方金钰、康得新等。

  申万宏源分析师孟祥娟指出,对于上市公司来说,能最终取得较好的偿付结果一方面需要关注企业的偿付意愿,是否积极寻求偿付方案,如果存在严重内部治理问题、股东掏空等问题意味着偿付意愿低;另一方面,企业需要有较优质的资产、较好的外部关系等,易处置的资产包括流通股权、土地及建筑物等。

  化工行业“雷”最多

  从行业来看,化工行业“雷”最多。wind数据显示,上半年所属多元化工行业和基础化工行业的违约债券数量最高,占比高达21.88%,房地产行业位居第二,违约债券数量为10只。

  化工行业新增违约主体中,此前的大白马康得新颇为市场关注。2019年伊始,财报上显示有大量货币资金在手的康得新却依然违约了,引发了市场对其财务真实性的质疑,其他存贷双高的主体也引来监管问询和市场关注。

  这些承销商踩雷最多

  在违约渐成常态的背景下,承销商等一众中介机构也难免受到冲击。

  Wind数据显示,从今年上半年违约债来看,恒丰银行、华泰证券、中泰证券、国海证券承销的债券中分别有7只、7只、6只、6只违约。

  有法律人士指出,一旦发生债券违约事件,承销商不仅可能面临行政、民事、刑事方面的责任,对后续业务的开展也会带来负面影响。

  “违约事件中暴露出的信息披露质量和中介机构尽职调查问题成为市场关注和诟病的焦点。”东方金诚首席债券分析师苏莉也向中新经纬客户端指出,中介机构应加强自律,不断提高执业素质。一方面应加强机构自身利益冲突管理,保持专业性和独立性;另一方面,强化项目流程内部控制,做好相关信息的复核和管理工作。

  9家发行人收监管处分

  从交易商协会官网公告来看,上半年总计9家发行人收到了监管处分信息,包括华阳经贸、丹东港、中原资产、华业资本、盛运环保、泰州滨江、南京新港、洛娃科技等。

  此外南京银行、中信银行、上泽广霁等三家中介机构也遭到了监管相应处分。

  分析人士指出,目前监管机构和自律组织越来越重视债券市场信息披露问题,加强对发行人及相关中介机构信息披露实践的约束和惩罚力度,对市场其他发债主体能够起到一定警示的作用。其预计后续监管层还会进一步完善信息披露制度,加大信披违规的惩治力度,如提高市场准入门槛、完善退出机制、进一步强化对相关责任人的法律问责等。

  财务舞弊成债市“黑天鹅”

  华创证券的研究报告此前报告指出,2018年每两家违约主体中就有一家涉及财务舞弊。

  从上半年的违约债来看,不少违约主体均存在财务舞弊行为。

  据华创证券盘点,从今年上半年的新增违约主体来看,山东胜通涉嫌募集时虚构客户、虚增收入、固定资产和存货虚高;秋林集团应收账款及合同造假,虚构交易往来;东方园林经营性应付项目增加、挂账,以减少经营性现金流流出,康得新2019亿货币资金存疑,账面存款实际流动性为0。

  华创证券分析师周冠南指出,相关企业财务舞弊高发现象如乐视、洛娃、康得新等主体,均对市场投资者对企业的信任度造成了沉重打击,加剧了企业再融资困难的情形。

(来源:股票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