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

  近日,谷歌以违反“平台广告政策”为由下架了谷歌商城中近600款安卓应用,其中包括猎豹移动旗下的45款App。时间财经搜索谷歌商城发现,包括“清理大师”、“安全大师”、“LiveMe”在内,猎豹移动旗下大部分App已经无法搜到。

  根据最近公布的数据,猎豹移动旗下的App月活总数超过3亿,近七成来自海外市场。上述消息发布后,猎豹移动股价大跌近20%。截至美东时间2月25日收于3.06美元/ADS,目前总市值约4.39亿美元,不到2015年巅峰时期的十分之一。

  对上述问题,猎豹移动回复时间财经称,“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根据公告,2014年以来猎豹移动一直与谷歌中国团队合作解决广告运营问题,2月20日猎豹移动收到谷歌单方面终止广告合作的邮件通知,但此前并未收到谷歌公告中声明的合规标准。

  猎豹移动还表示:“我们相信此次事件不会对猎豹移动的未来发展产生根本性影响,我们有信心最大限度地保护来自全球的用户、股东、合作伙伴以及员工的利益,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

  多次被下架

  公开资料显示,猎豹移动前身是金山网络,最初于2010年10月由金山安全和可牛影像合并而成。前者隶属雷军的金山软件旗下,最有名的产品是杀毒软件“金山毒霸”;后者创始人是现在猎豹移动的董事长兼CEO傅盛,他也是360安全卫士的创始人。

  含着“金钥匙”出生的金山网络发展迅猛,很快在移动互联网行业占据一席之地。金山网络于2014年3月更名为猎豹移动,并于同年5月登陆纳斯达克,其最具代表性的产品是2012年推出的安卓手机清理软件猎豹清理大师(CleanMaster),全球有超过10亿用户下载。

  谷歌在官方博客上解释,此次下架的原因是这批应用违反谷歌的两条广告政策:分别是“干扰性(disruptive)广告政策”和“违规插页式(interstitial)广告政策”。

  谷歌在开发者社区中介绍称,谷歌不允许开发者发布任何包含欺骗性广告或干扰性广告的App,广告只能在其本身所属的App内展示,谷歌会将开发者应用内投放的广告视为App的一部分。

来自:谷歌开发者社区

  干扰性广告政策要求App上的广告不能干扰用户使用App。广告的展示方式应避免造成用户无意间点击,禁止出于广告目的而强制用户必须点击广告或提交个人信息才能完整使用App的行为,典型的反面示例如上图所示。

  插页式广告只能展示在投放此类广告的应用内。如果App会展示插页式广告或其他干扰正常使用行为的广告,谷歌要求开发者必须让用户能够轻松将其关闭,且不会因此蒙受任何损失。

来自:谷歌开发者社区

  在开发者支持中,谷歌介绍了多种被禁止的插页式广告类型,包括在加载和退出应用时放置插页式广告、在进入和离开导航页时插入插页式广告,或者在用户使用App的操作途中(玩游戏、写文档)插入插页式广告等。

  根据指南,谷歌只推荐了一种插页式广告的插入方式,即游戏类App在完成一个或多个游戏阶段后放置插页式广告,或者非游戏类App在用户多次点击屏幕后放置插页式广告。

  对此,猎豹移动在声明中表示:“在去年10月28日谷歌美国总部开始新一轮广告效果和体验审查后,我们与谷歌团队协同,积极进行自查,梳理了所有工具产品广告位,同时与谷歌中国进行积极和透明化的沟通,下线了超15个的广告场景。在审查开始90天后,我们也一直向谷歌中国询问审查结果,但得到的回复始终是:没有得到美国Policy团队的明确信息。”

  猎豹移动在声明中质疑谷歌美国团队并未提前告知合规标准:“我们是通过昨天的海外公开新闻才了解到谷歌采用了一种全新的机器学习方式来判别‘App外广告等破坏性广告(注:干扰性广告)’,这个判别标准使得我们在此前和谷歌中国的所有积极沟通和结论,被认为不符合谷歌总部所认定的标准与意见。”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猎豹移动旗下的产品首次遭到谷歌商城下架。2014年7月,上市不久的猎豹移动旗下的核心产品“猎豹清理大师”就被爆出遭谷歌商城下架,当时的原因是捆绑推广猎豹移动旗下的其他App;2018年12月,猎豹移动又被爆出另一款旗下明星App文件管理器(CM File Manager)被谷歌商城下架,当时猎豹移动还自行下架了电池医生与CM Locker应用。

  但与前次相比,此次猎豹移动遭谷歌商城下架的力度和影响之恶劣都不可同日而语。海外收入占比近六成的猎豹移动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与谷歌间的问题,或将遭遇致命打击。

  营收下滑明显

  根据全球知名应用分析商App Annie的数据,猎豹移动曾经长期占据全球开发商App下载总榜的前列。2014年12月猎豹移动一度升至总榜第二名,仅次于Facebook,当时旗下的明星产品猎豹清理大师和猎豹安全大师均名列App排行榜前十名。

数据来自:猎豹移动财报

  但随着近年来移动互联网红利见顶,猎豹移动主打的工具类App逐渐进入发展瓶颈期。2016年初一度突破6.5亿的月活巅峰之后(如上图所示),2017年开始猎豹移动工具类App的营收和活跃用户数据下滑明显。2019年各个季度工具类App的营收相比2017年和2018年同期几乎腰斩,月活数据也从2017年初的6亿降至2019年Q2的3.8亿(2019年Q3未公布月活数据)。

来自:猎豹移动2019年三季报

  猎豹移动并未在公告中给出此次下架对公司营收影响的预测,但从收入结构来看,用“危机”形容此次“被下线”并不为过。猎豹移动的收入,主要来自客户广告投放,以及用户订阅、游戏充值等App内消费。如上图所示,截止2019年三季度,移动业务收入占猎豹总收入近8成,海外市场收入占比近7成。如果不能短时间恢复甚至遭到永久下架,这部分收入将受到较大影响。

  根据公告,从2月20日晚间开始,猎豹移动已经收到大量的用户投诉和反馈,如“我们无法下载产品”或“我们无法照常使用服务”等。猎豹移动在公告中表示,公司“还在积极向谷歌总部申述,希望他们能够重视我们在提升用户体验方面做出的积极努力,能够重视用户对我们产品的认可,能够指出具体问题给出具体要求,能够针对产品采取惩戒措施,而不是针对公司实行一刀切策略。”

(来源:股票神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