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配资-最专业的配资门户!!和讯网消息华谊兄弟(300027)作为“影视公司第一股”,每一年的财报总是能吸引行业的注意,毕竟作为头部公司,它的财报也能窥视整个行业现状一二。

  根据华谊兄弟日前发布的财报显示,2018年度,华谊营收38.91亿元,同比降1.40%,净利润为-10.93亿元,同比由盈转亏,也是华谊兄弟净利润首次亏损,其中因商誉而导致的减值为9.7亿元。同期发布的一季报显示,其2019年一季度营收仅为5.92亿元,同比大降58.21%,净利润-0.94亿元,同比下降136.33%。

  资本市场向来敏锐,嗅到风向不对就会掉头向下,自公布财报以来,华谊已经跌去近10%。税务风波、业绩断崖、成本高企,都成了被资本市场抛弃的理由。

  虽然说,这是华谊兄弟净利润的首次亏损,但是其实这并不能看出其业务层面的发展情况,因为净利润这项指标是有缺陷的,如果除去其非主营业务收入,查看其扣非净利润,其实华谊在2016年时便已经出现亏损了。

  

  而在2014年财报开始,华谊兄弟将自己旗下业务正和城三大联动板块,包括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如今刚好是第五个年头,这三大板块经营如何?是否按照其预期发展?

  

  曾经的影视业老大日落西山

    影视娱乐板块是华谊兄弟的看家业务,若想知道华谊兄弟影视娱乐板块业务如何,最主要的就是看两相数据,第一项是影视娱乐业务板块营收,第二项是收入排名前五的影视作品。

  我们来看影视娱乐板块收入如何。根据华谊兄弟2018年财报数据显示,报告期内影视娱乐板块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6.57亿元,占营收比重达到了93.99% ,较上年同期相比上升8.39%。

  这里要注意两点:

  第一,华谊之所以在2014年将其业务整合为影视娱乐、品牌授权及实景娱乐、互联网娱乐三大板块,就是希望公司以单一的影视娱乐为主营收入,去开拓粉丝经济和实景娱乐,而如今,在这一战略实施的第五个年头,影视娱乐又回到了占比超过90%。如果业务过于单一,尤其是影视行业,先不说影视大小年对行业影响,单说公司影片如果未达到票房预期,对营业收入便可能造成致命性的打击。

  比如其在2018年底上映的跨期影片《云南虫谷》,近些年盗墓电影以及鬼吹灯系列的火爆,尤其是2015年底上映的《寻龙诀》取得了16.78亿票房的成绩,让华谊孤注一掷,将云南虫谷作为重点来力推,然而云南虫谷仅收获1.5亿票房。根据其一季报,缺席春节档、影片票房不及预期已经影响到华谊2019年一季度的业绩,一季度华谊营业收入为5.92亿元,同比减少 58.21%,净亏损为0.94亿。

  第二,2018年,华谊取得收入前 5 名的影视作品为《前任 3:再见前任》、《狄仁杰之四大天王》、《好久不见》、《芳华》、《找到你》,前5名影视作品合计实现收入11.06亿元,占营业收入的28.02%。

  

  我们将时间线拉长,看一下近年收入前五位影片及收入情况,可以看到,2017年和2018年有一个重叠的名字,就是《前任3:再见前任》,虽然这可以说明该影片的成功,但是,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华谊近年好影片的匮乏。

  和讯网查阅猫眼数据发现,这部华谊的救命稻草,共计实现票房19.41亿,在2018年财报期计入票房16.47亿,排在2018年票房榜单第十位,排在第一位的电影为博纳影业出品的《红海行动》,达到36.51亿票房,接近一倍的差距。

  根据和讯网整理数据,我们可以看到,华谊其实早在2013年时收入前五位的影片合计收入便可以达到9.85亿,然而此后出现了断崖式暴跌,也刚好是华谊将战略改为三大业务版块的2014年,当时华谊认为要变革就要有牺牲,然而经过几年,华谊电影业务却被其他后起之秀赶超。

  2019年初,王中军公开表示,将把工作重心放到公司主营优势的重建,华谊也不止一次在财报和互动易回复中表示,要坚持“内容为王”,但是按照现在的市场,要重建影业优势又谈何容易?

  实景娱乐梦碎?

  华谊两兄弟在出席各类活动和会议时曾多次表示,他们心目中的好公司以及华谊的目标,就是迪士尼。2014年华谊的战略调整,也就是他们进军“中国迪士尼”战略的开端,然而,五年过去了,实景娱乐在三大业务板块中的比重不增反降,业绩也在呈现下滑趋势,2018年这项业务营业收入1.5亿元,较上年同期相比下降42.15%。

  尤其是,实景娱乐需要重资产运营,这点我们从华谊2018年财报便可以看出,华谊兄弟电影世界(苏州)已于2018年7月23日开业,华谊兄弟(长沙)电影小镇已于2018年12月22日全面对外开放,这两个电影小镇导致华谊该项业务成本增加32倍,

  华谊在财报中预计2019年会有2-3个项目陆续开业,又不知要增加多少成本,这已经成为华谊实景梦的第一道坎。

  此外,我们纵观华谊旗下的IP,并不像迪士尼拥有大量原生且高质量、用户粘性强的IP,并可以开发出大量衍生品,能融入实景并发展衍生品的少之又少,这就给华谊的实景梦设下了第二道坎。

  2019年初,王中军提出对公司战略做阶段性调整,聚焦“电影+实景”,尽管目前实景娱乐营收惨淡,但是两兄弟依然没有放弃,还是将其作为双驾马车之一,而通过我们以上的分析也可以想见:未来,实景道路依然艰难。

  资本绑架的流量

  华谊在财报中依然在宣告着曾经的辉煌:“公司创立至今 25 年间,出品了大量优秀影视作品,并为中国娱乐产业培养了大量优质艺人。”然而,其引以为傲的优质艺人们却在不断的流逝。所以华谊为了深度绑定这些“优质艺人”,才会玩起资本游戏。

  根据公告,商誉减值是华谊兄弟2018年净利亏损的主要原因,深圳华宇讯科技、GDC、浙江常升和东阳美拉四家公司共计减值金额9.73亿元。这其中的浙江常升为张国立旗下公司,而东阳美拉则是冯小刚的公司,亦包括比较出名的东阳浩瀚,其明星股东包括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杜淳、陈赫,都是华谊兄弟为了绑定以上明星而拿出的方案,高溢价收购明星手中的公司股份。

  截止2018年财报,华谊兄弟仍然有20.96亿商誉在册,这20亿的商誉仍然存在减值风险,而华谊还有多少利润可减值?

(来源:股票配资平台)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jin69.com